钟南山:担心有国家控制不了疫情 会给世界带来灾难


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

嫌疑人何塞·L·戈麦斯。图源:ABC

随着时间推移,疫情开始在全球多地暴发,针对疫情的跨国交流越来越多,专家们的问题逐步触及临床操作。

新京报:在切断传播途径方面,你们分享了哪些经验?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8时42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244678例,累计死亡病例达5911例。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新京报:针对国外的情况,交流时,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

现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很多,我们已经不知道病人在哪里了,普通人也可能面对病人。如果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面对病人时应该戴口罩,普通人难道就不该戴吗?每次交流,我都建议要让普通人戴口罩。

但国外也有一些优势,比如说他们的医疗系统、社会保障体系会相对更加成熟。

赵剡: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的病人多,你就有经验。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通过国外的经验,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