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体彩网

                                                                    来源:广西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4-09 14:00:03

                                                                    疫情当下,千万级失业人口的申报以及股市大震荡,是个人破产和经济衰退的信号,社会结构的短期动荡不可避免。但需要强调的是,和金融危机不同,疫情并无“原罪”,没有隐秘的经济源头或利益集团可供探寻、反思,疫情只可能加剧经济的不平等,但不会是不平等的起源。因此,此疫难以像金融危机那般,对于美国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形成根本性冲击,疫情曲线拉平后,“往日世界”将大概率延续。

                                                                    而在美国的海外基地中,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在军队中蔓延,美国军方已经停止了所有的非必要军事行动,暂停征兵和新兵的基本训练,美军部队大量行动实际上已经陷入停滞。疫情还引发了有关保密制度的问题,美军以安全为由执行的保密制度现在遭到了来自军事基地周围社区的强烈反对。

                                                                    “话语断裂”:美国为何错失防疫关键期

                                                                    在埃斯珀的这则声明之后,美国军方于3月31日发布了官方的疫情数据披露指南,埃斯珀承诺,军方将尽最大努力“在这场危机中平衡信息公开的透明度和行动保密程度”。

                                                                    美国国防部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有2120名军人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情况最为严重的是海军,紧随其后的是陆军、空军,最后是海军陆战队。在美国国防部报告中提及的41个州中,有9个州在大型军事社区中发现超过10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强烈的“技术自信”与急剧的“内向化”,是美国社会面对疫情呈现出的基本姿态。耐人寻味的是,信息与技术原本是打破信息鸿沟、增进国际合作和人类福祉的有效途径,然而,即便扎克伯格一早深知疫情的真实风险,东亚多国抗疫实践也以网络直播的方式进行,但在社交平台中立性要求下,脸书只专注于打击虚假信息,对于“吹哨”、塑造等“主动防疫”行为不感兴趣。与2016年因“剑桥分析”事件陷入隐私风波不同,此次,尽管社交媒体并没有真正帮助美国避免沦为新的疫情“震中”,但脸书依旧收获了“比总统更可靠”的美誉。这是技术规则的一次胜利,却是技术道义的一次溃败。

                                                                    上升的总统支持率与稳定的“技术崇拜”所折射出的,是行政中立制度的“溢出效应”。一直以来,美国坚持政治与行政的二分理论,即政务官多半由选举产生,某种意义上,总统亦可视作最高层级“政务官”;相对应的,是多数被要求保持政治中立的事务官,其任期通常不为党派轮替所影响。

                                                                    此次疫情中,无论美国还是欧盟,人类作为统一社群的力量并未得到真实的展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两党制的正常化、文官中立或者数字科技的螺旋式上升,最多只能是让人类更好地应对一场当下的灾难。当另一场灾难来临,一切或又将从头开始。新华社南京4月9日电 记者从中科院苏州医工所获悉,该所汪大明研究员领衔的团队近日开发出一套新冠病毒核酸快速检测系统。这一系统可常温储存和运输,45分钟左右出定性结果。仪器体积较小,便于携带,可对新冠病毒核酸进行现场即时检测。

                                                                    由此一来,就产生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面对同样的发布会,民主党选民想汲取的只有福奇的知识,共和党选民受到鼓舞的,却往往是总统“反科学”的一面。同一镜头下,总统的自我吹嘘虽不被自由派媒体所喜,却会让处于隔离期的基本盘收获告慰,而福奇等事务官的“技术色彩”与“中立味道”先是缓解选民焦虑,继而不可避免地“魅力溢出”,让部分选民因此对白宫刮目相看。由此,“战时总统”的支持率先得以稳固,继而攀升。

                                                                    在信息与技术之外,大选年经济维稳的客观需求让特朗普政府在抗疫之初多番调降疫情预期,外界普遍以此为着力点批评白宫抗疫不力。但客观而言,疫情爆发的第一季度恰逢两党党内初选开局,民主党也并未一早“吹哨”而是采取了“搭便车”策略,抓住“疫情不严重”的窗口期竞选。